Evicted Review (Chinese)

《Evicted: Poverty and Profit in the American City》是普林斯顿(Princeton)社会 学教授马修·戴斯蒙德(Matthew Desmond)在2016年出版的关于城市低端人口居住条件现状 的调查研究。之所以选择这个课题作为著书的核心研究内容,一方面是因为马教授早年自己 父母经济困顿,跟着一起流离失所,因此自然而然地对遭受同样悲剧的群体抱有同情 1。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下层阶级长期以来为人所认知的是非法药物与枪支泛滥, 但居无定所这一既是结果也是助推剂的关键因素在以往的社会学研究中似乎鲜少提及。

全书的个案讨论涉及密尔沃基(Milwaukee)里多个种族以及不同成长背景的个体或家庭, 这一选择无疑凸显了问题在社会中下阶层的全面性和覆盖性。虽然我对北美贫民耳闻目睹并 不算少,但书中有些事实对我而言仍可算是颠覆认知。

书中不少人都因自身条件受限(如残疾、单身母亲等)而可以每月领取一笔不低的现金救济 (即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用以支撑生活,书中人物能领取到600至700美元每月 2。除此以外,联邦政府还会有一定的食品券发放,对应书中的一个家庭而言,其金额 也在300美元左右。

但即便如此,许多人依旧生活困顿。因为就是这近一千美金左右的净收入,其中三分之二甚 至更多用于支付房租,余钱对于一个三口甚至四口之家(一个单亲妈妈和三个未成年)也仅 仅是能满足温饱。

一种想当然的建议是去租赁便宜的住宅以节约收入用于其他开支。然而,吊诡的地方在于, 即便是位于“脏乱差”街区的公寓,其租金也与其他条件更为优渥地区的租金类似。房东的解 释是,低收入和无收入群体对居住环境的破坏往往严重,导致房东需要额外出资进行修缮。 而事实上,房东们却鲜少能提供配套的家电厨卫修理和换新。更多的时候,房东做的仅仅是 在租客离开时(一般是因租金欠付,而遭强制驱逐,即evicted)重新翻修房屋。政府面对这 种困局,在更多的时候,都处于一种无计可施的无奈。

看到以上种种,我脑里想起的却是远在万里之外,早在近百年以前,我们陕甘宁边区政府也 遇到类似的问题。一些老乡虽然出身寒苦,别说三代,往上再倒十代都是贫下中农。然而, 这些“土改根子”却好吃懒做,不事生产,对改天换日的火热革命兴趣寥寥,倒是抽大烟、串 门子、算卦占卜比较有兴趣。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边区政府发起了改造“二流子”(对 此类老百姓的统称)的运动。通过宣传鼓动、思想教育、自我检讨,多管齐下挽救解放区的 懒汉闲妇。从后期反馈来看,运动应当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甚至有老“二流子”成了劳动模 范的巨大转变3

所以,拜总统也好,州长先生也罢,可以多看看中国的一些老经验。有时候想一想,给钱当 然是从正面短暂缓解了一些问题。但揪斗坏分子,严肃处理错误典型的长期震慑力亦不容小 觑。毕竟光是”杀、关、管“这一条,就让很多人在填档案的相关情况时,颤颤巍巍了几十 年。


  1. 关于马修·戴斯蒙德的背景和早年经历,可以参见其官方网站或相关采访。 ↩︎

  2. 有关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SSI)的具体信息,可以参见美国社会保障局 的官方网站。 ↩︎

  3. 关于陕甘宁边区改造“二流子”运动的更多细节和历史背景,可以参见相关历史文献和档案。 ↩︎

Giorgio (Erci) Xu
Giorgio (Erci) Xu
Storage Nomad

My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storage system and distributed computing.

Related